横刀立马

二刷白夜,这就是我所爱的周巡

非常想暴哭了,呜呜呜呜已经暴哭了(ry

西门庆倒拔垂杨柳:

一直都说,跟周巡比起来,邰伟简直是蜜罐里泡大的孩子(所以两人的性格和处世方式也就截然不同。
邰伟前有木棍,后有方木,有他“亲爱的哥哥”邢局,有朴法医,有不省心的妹妹邢娜,有大壮小米阿展,甚至刘念虎子,这些都是他烟火人间里的挂念,所以他也被熏得满满的一身烟火热气,又把这热气传递给他爱的人们。

而周巡,只有他自己。


柱茜莉耶娃在隔壁:




在写关周之前,我和猴猴激情battle5日夜,就是想搞明白1个事:周巡和大关如何he。
我们用abo来解构,用现实做比拟,但是始终不得其门而入,到最后只得弃考。大关是断情绝爱的理念本义,盗天火下凡,推滚石上山,赤手空拳敢与龙蛇相搏;周巡是佛陀随手抛掷的莲花一朵,可怜人间种不生,他的柔情大关永远不懂。
用我哥的话说:只要性格不改,没法在一起;要是改了性格,不就ooc了。
但是 但是 周巡是这样一个好人 我实在不忍心 我无法 放任不管?我看到他 十五年 我也想尽一份力 提供一个可能 哪怕只是泡影幻梦 骗骗他不过分?
天意从来高难问 况人情老易悲如许 这是我的一个微小的希望 我希望他们能好好的




棠予:







分析得真好。邰伟至少有木木,周巡呢……








并没有什么。:















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啊。
















梅子玉: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都说邰伟心里装了太多东西,可是周巡又何尝不是?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作为牧羊犬,他的羊死了,还死了一窝,可是他连悲伤都无人诉说。甚至于,当同事问他是不是认识死者的时候他也只能摇头说不认识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然后他还跟老刘去吃了晚饭,关宏峰赶到的时候他正用牙签剔牙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谁能体会他吃那一顿饭的心情?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之后找到了凶手,凶手是他最崇拜仰慕的人的弟弟。他最崇敬仰慕的人在为弟弟的案子与他斡旋,他始终不停地问双关,问高亚楠,你为什么坚信关宏宇是无辜的,有没有情感以外的理由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他要抓的是“凶手”,不是“关宏宇”,他很乐意看到凶手不是关宏宇。如果能让他相信关宏宇是无辜的,他也可以帮忙。可惜,没有人信任他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我并不是在指责别人,站在别人的角度可以理解对周巡的提防,我只是心疼周巡的孤军奋战,是的,他一直是一个人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关宏峰身边有自己的兄弟,有兄弟的女友,有黑客,有高智商朋友,有美女老板娘,甚至有虽不明真相却坚决维护他的迷妹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周巡有什么?谁是他的朋友?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周巡从来都不会特意去交一个朋友,他到处得罪人,他跟刘长永天天吵架,可是他却真心真意地想把刘长永和周舒桐从最危险的处境中撇出去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他失败了,刘长永死了。赵馨诚问他和刘长永的死到底有没有关系,他呆呆地说:“有关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那一句“有关”的分量有多重,即便是唯一能谈上是他朋友的赵馨诚也不能懂得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还记得王志革夜闯警队的时候,他和周舒桐先赶到,明明知道王志革有枪,他却把自己的枪交给了周舒桐,嘱咐她在门口等着,看见王志革就开枪。他自己呢?他赤手空拳地走进藏匿着杀人凶犯的大楼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他看似粗鲁蛮横,却心细如发,他维护关宏峰,警告刘长永,照顾周舒桐,他甚至不忘叮嘱肚子大了的高亚楠不要爬高上低的,不方便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可他自己呢?车被做了手脚,枪炸膛了,差点被安腾打死,事后,他一脸的无所谓。开车遇险后,回办公室吃零食压惊,若无其事地和小汪讨论,仿佛差点死掉的是别人。有人要杀他这件事仿佛是最不重要的事,他只记得警告刘长永不要趟这浑水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他对刘长永说:“你是有儿有女的人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是的,刘长永有儿有女,他不忍让他涉险,他自己呢?35岁了家里就只有一个老爹,他无牵无挂,所以死了也无所谓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所以由他来冒所有的风险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局长说:“将来出了事我也罩不住你。”他说:“看我造化呗。”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他一直都在孤军作战,其实他有想交的朋友,他想交的朋友,十五年了,仍然没有拿他当朋友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评论

热度(475)

  1. 蒙塔朗贝尔棠予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嘖 賊特麼難受
  2. 发条橙的春天梅子玉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这几天满脑子都是巡花~